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
MESSAGE在线留言
热线电话:
4008-888-8899
首页
关于我们
新闻资讯
作品展示
团队展示
特色服务
人才招聘
在线留言
联系我们
新闻资讯

行业新闻

f77002.com极速分分彩怎么看特大眼睛拍摄者解海龙

发布时间:2019-03-04

  解海龙(1951— ),从1990年开始关注中国贫困地区基础教育状况,横穿十几个省,用相机记录希望工程。他的作品不仅改变了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们的命运,还影响了政府决策,中国摄影者很少像解海龙这样被老百姓熟知。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和陈小波之间的谈线月,安徽省金寨县三合乡张湾小学。不管生活多么艰苦,苏明娟同学仍在刻苦的学习。▲ 1991年4月,安徽省金寨县南溪镇查畈村。我国每年有100万聪明可爱的孩子因贫困而失学,“我想上学”是他们共同的愿望。▲ 1991年9月,陕西省绥德县楼沟村小学。学生们在窑洞里上课,每人都有一块小石板当写字本用

  解海龙:选那些打工地在城市,一年回一次家的;孩子在家里,夫妻不在一起的……当然,不是修皮鞋、卖蔬菜这样的,我选择的角度从他们的生存、生活入手,他们如何在城市里奔命。他们从事的工作一定是社会离不开的:比如修地铁的农民工,大连船厂的农民工……这些人都很了不起。我已经拍了十七八个。原计划一周拍一个,到一个城市就选一个人

  比如到青岛,我就选了一个修海下隧道的。为什么选这个?因为从青岛到黄岛,原来都是拿船把汽车拉过去。修了隧道后,汽车直接能从海底开过去。工程很大,属国家项目。这些农民工的生存状态怎么样?什么时候到城市的?做几年工了?是第几次打工?以前干过什么?现在干得如何?这都是我要问的问题。还会问到他的教育程度、从事工作的危险性、公司待遇有没有保险、跟家里怎么联系及联系方式、多长时间回一次家、一年跟老婆睡几次觉、孩子怎么教育……这里边会牵扯出很多社会问题。大家觉得我问得实在,也会跟我说实话,特别配合我。最后我还要问每人一句:你最希望的是什么

  解海龙:我问过一个男孩,他没孩子,一直在养妹妹。四岁时,他父亲被车撞死,妈妈带着他和几个月的妹妹。他六岁、妹妹两岁时,妈妈也一走了之。爷爷奶奶带大他俩。男孩长到17岁,考上了高中,他没上而是到北京打工,找了最艰苦的工作。去年7月最热时,他在格力公司安装空调,一天安四台,一个月挣1800多元。每月他都存1600,自己只花200。他说妹妹腿有残疾,他要攒笔钱给她治病。他最希望妹妹的腿治好

  这方面体会我从小就有。我住大杂院儿,院子里有六户,每户都是七八口人。家家户户都难,但还比着生孩子。我妈赛不过别人,我家六个时,人家七个,最后还是没赢。那时,邻里之间处得好。一个月下来省点儿面、省点儿油,我妈就炸一大锅油饼,让我和弟弟给东屋大婶、西屋大妈送去……端着盆给邻居送油饼是最幸福的时刻。那个时代,大家真是同舟共济

  现在呢,贫富差距拉大,整个社会对穷人不公平,很多人不能安居乐业。逼急了,他们就会报复。13个月我丢过7辆自行车,越买新的越丢,这就是报复。所以20年前,我就声嘶力竭地喊过:“现在我们不盖学校,将来就去盖监狱吧。”▲ 1991年9月,陕西省佳县贺家岩村小学。遇到阴天,教室里便很昏暗,学生们就在室外上课。▲ 1991年9月,陕西省佳县王家岩村小学。这里没有桌凳,只有石头和书。▲ 1991年12月,河北省滦平县拉海沟乡大店子村。烤烤冻僵的小手,再继续上课。▲ 1991年5月,山东省平邑县保太乡。毛克凤同学功课很好,可一到交书杂费,全家便犯了难

  解海龙:前几天,我们十三四个摄影家到新疆,为世博会新疆馆开幕拍照片。每人去一个州。我去的在塔什库尔干那个州,拍塔吉克族。我会找教育的一些现状,以及教育给当地带来的变化。我这次拍的一所有3600多个孩子的住宿学校,他们的吃穿住等生活条件,我都会看。学校食堂门口有幅标语,维汉两语:“两免一补政策好,不忘党的好领导。”我刚举相机,就有孩子举着碗往镜头里钻。这些年政府对教育抓得好,尤其是把农村孩子们的学费、书杂费,住校、吃饭费全都包了,而且越穷的地方越先实行

  到云南大理参加活动,前脚忙完了,我一定会去村子里找些有关教育的情况看看。在云龙县一所学校,274个孩子、10个老师,排好队鼓掌欢迎我,他们都知道“希望工程”,都知道我拍的《大眼睛》。拍全校大合影,他们让我站在正中间,受之有愧啊,凭什么我在中间让人家簇拥?后来我注意到,274个孩子没有一个球,没有一根绳子或棍子、棒子一类锻炼的东西。回来路上,我就想这事得抓紧办。后来在南通跟摄影家协会的几个主席、副主席吃饭,我就请他们帮忙,看能不能号召一下会员做这件好事

  解海龙: 1991年,在湖北省红安县周七家小学,我拍师生下大雨淘水的照片时,老师们还抢我相机、抽我胶卷……当时满屋是水,拍照时老师发现了我,抢我相机,就扭打起来了。这时,孩子们跑出去喊人。三四个老师和一个校长进来了,一大帮人围攻。我赶紧抽出介绍信,上边写着“团中央”,他们吓一跳……其实我心里挺难受,走到哪里,哪里都欢迎,就这儿他们就动手了。我是含着泪离开的

  我一定要“报复”打我的老师。你不是把我当坏蛋么,我就让你看看,我是好人!我找了42万元港币,在周七家小学盖了一特漂亮的学校。钱是一个加拿大华人给的,我的报道他看到了。他不仅盖了学校,还一直在注入资金。建成八年时,已注入三百多万,而且年年给。他早早就留下遗书,希望子女能继续和周七家小学的情分

  陈小波:你的摄影改变了一些孩子的命运,改变了一些学校的命运,甚至改变了中国乡村教育的命运……▲ 1991年4月,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周七家小学。一场春雨教室便一片泥泞,孩子们仍在这泥水里继续上课。▲ 2001年10月,河南省宜阳县。中国交通报为孩子们送来了电脑,孩子们学得非常认线月,河南省新县八里畈乡王里河小学。生活十分艰苦,读书却很认线月,山东省沂南县黄山坡乡。沂蒙山区遍地是石板,这是孩子们读书的主要文具之一

  解海龙:在中国摄影家协会工作时,一天有人敲门,进来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说自己是红安县周七家小学的。他记得那天上课,我进去拍淘水……我走后,他们那儿盖了新学校。这孩子就是那个班的学生,后来发奋读书考上大学,毕业后留在北京一家广告公司。20年过去了,七八岁的孩子变成了二十七八岁。像大眼睛苏文娟这样的孩子,已经是白领阶层了

  陈小波:去年,一个出版社想做一本书,我参与了:一百张老百姓耳熟能详的照片及照片背后的故事,要求这些照片必须是老百姓耳熟能详的,而不只是摄影界知道的。结果找起来很困难。吴印咸的白求恩、陈正青的开国大典、张俊的雷锋……找出一百张中国老百姓都知道的照片真是寥寥无几。不过你的《大眼睛》在老百姓中是有影响的

  我寄的第一笔款,是1992年6月1日得到的第一笔稿费。安徽少儿出版社出了本《跨世纪的丰碑》,用了我45张照片,给了1350元。那会儿,一个孩子300元能上五年学,1350元再加150元就能包五个孩子。我们一家三口加上奶奶、姥姥,一人资助了一个。过了3个月,我们家接到了青海湟源县寄来的五封感谢信

  陈小波:你已经说到希望工程之外的事了——摄影到底起什么作用。有些人还不知道摄影能做这么多的事情。▲ 1987年4月,广西壮族自治区融水县安太乡寨怀村小学。戴红英老师把不满五个月的小女儿背着上课,把两岁大的女儿用绳子拴在家中。▲ 2007年9月,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库依乡。上学路上。▲ 2007年9月,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库依乡。山里的孩子,吃苦是家常便饭。▲ 1992年3月,山西省静乐县李辛庄小学。山村小学体育课

  解海龙:一个孩子一句话,也会影响我的工作。我到河北,采访一个山顶小学。学校特小,套间,外屋几个孩子,里屋就是老师。采访完,我下山。走到山底下,听到山顶上好几个孩子一块儿喊:“叔叔……叔叔……你丢东西啦……”不一会,就看见几个孩子“嗒嗒嗒”一路跑下山,起来的土扬起一道烟,给我送来一个装富士胶卷的空盒——那是我扔掉的啊。这事让我特感动,现在胶卷盒还在我们家柜子上搁着呢。一看那盒,我就知道,自己为什么要帮那些孩子了

  解海龙:那时候不是功利吗,就想着得个奖什么的。拍了这个以后,我觉得这比得多少个奖都有意义!尤其是孩子们在我的帮助下能上学了,得奖哪能和这个比?▲ 1993年2月,河北省完县杨家台小学。孩子们在雪地里晨读。▲ 1994年4月,安徽省临泉县城关镇刘老家村。11岁的刘小环为了能上学,每天去一家窑厂背砖坯,她每次背16块,重40公斤,走140米路,只得3分2厘工钱。▲ 1992年2月,甘肃省康乐县高集乡。村舍上到处可见这样的标语:莫为近利误前程,快送子女去读书

  1993年,我到西柏坡。走在路上,看见路边两个孩子在玩,大的十二三岁,小的七八岁。两孩子说爸爸妈妈都死了,家里只剩一个爷爷,他们没学上。到他们家一看,家徒四壁,我就把那1000元交给了痛哭流涕的爷爷:“别再哭了,你的任务很重!这钱给孩子们上学。记住了,是这俩人给的钱。给你个地址,到时候给人家写个回信。说你们收到这钱了。”从那回来,我在《中国青年报》发了照片,讲了1000元的故事。没想到,照片发表后,每天都能收到钱,不到一年就有将近两万元。这在1993年可是个大钱。现在大孙子结婚有了孩子,小孙子也在天津工作了

  还有个故事,也在河北,村里干部特意领我去的。一个农村女人带着俩孩子,一个八九岁、一个四五岁,丈夫上山扛石头砸了腰,三年没起来过,女人几次想死……我赶紧数出1000元来,对她说:“这钱是主席让我给你带来的!我们是文联干部,春节了下来看看谁家有困难。千万别着急。等我打听好哪家能治好,一定给您来信。这钱你先拿着。”

  解海龙:比如我到一个县里去。县委书记问,你想干吗?我说我想看看农村孩子怎么怎么苦。人家肯定不让去,怕我报道负面新闻。有时,司机也不愿意去,会找些路不好走的借口。一看这情况,得换方式啊,吃吃饭,聊聊天,讲个黄段子……用这种方式把他们哄得高兴,也算一种工作方法。▲ 1991年4 月,河南省商城县苏仙石乡琉璃河村。十四岁的姐姐杨永香把得到的救助款让给了十一岁的妹妹杨永贵,妹妹激动地哭了。▲ 1993年10月,贵州省水城县花嘎乡天星村。这是一个条件极差的民办教学点,尽管如此,有些孩子还要走上10多里山路才能来此上学。▲ 1992年9月,四川省望苍县大两乡向阳小学。石板搭成的教室,四面透风,冬天孩子们也只能在这种环境里上课

  解海龙:但也有让我伤心的。一次去山东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)讲课,讲完后一个孩子跑过来,递给我一封信,里边是讲课费。那孩子说:“您讲得太真实了。我就是山里的孩子,就是这么过来的孩子。”我说:“那……那这钱就给你吧。”这孩子也没客气,一个大躬鞠说了声谢谢,就拿走了。但他再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、写过一封信,遇到这样的事,我会难过

  还有一次也挺伤我心的。一个保定的孩子多次给我写信,说他申请奖学金,但一直申请不下来。我告他要坚持,会帮他想办法。正好中国摄影家协会老干部协会被评为当年优秀党支部,20多个老党员奖励了一千块钱,我和协会讲了那孩子的事。他们了解后,把一千块钱交给我,让我捐给希望工程。我就给那孩子寄去了。后来他来过一封信,但还是说没有办下奖学金……一句感谢爷爷奶奶的话都没有。这事儿一多了吧,就容易造成伤害

  解海龙:是的。其实,我喜欢的片子有几张,比如《扛着桌凳去上学》《磨盘上的的全校师生》……有十幅八幅吧。但《大眼睛》是大家公认的。▲ 1992年3月,山西省静乐县赤泥洼乡羊丈村。扛着桌凳去上学。▲ 1992年3月,山西省静乐县神峪沟乡南岩头村。全校师生。▲ 1992年2月,青海省共和县倒淌河乡哈乙海村。由于交通不便,牧区的孩子根本无法上学

  解海龙:不一样了。有一糗事:我家住六层,没电梯也没煤气管道。以前都是我扛煤气罐,夏天吭吭爬上来。有一段时间爬六楼,又喘又累,血压也高了。想辙啊,我把煤气罐拿车拉回来,搁一层,然后找那种收废品的。正好有一个过来,我问他能不能帮忙给扛到六层,给五块钱。他同意,帮我扛了上去。上去后,他脸色发白,半天没缓过来。我有点害怕,赶紧给了十块钱,然后看着他扶着墙蹬蹬下楼,骑着自行车走了

  晚上,我跟孩子说起这件事。儿子说,你别心里难受,你们俩有口头协议,你又多给了他,后来发生什么跟你都没关系了。我挺火,你小子怎么这么说话呢?万一他真要怎么着了呢。儿子说,这些年你老拿您那点儿事怎么着似的,你说你在干正经事儿,大家哪个没干正经事儿啊;你说您拍希望工程推动社会发展,难道没拍照片挣钱的人就没推动社会发展……儿子的话让我有很多感悟

  解海龙:没有。有一两次,让我讲两句话。完了,大家鼓掌:“说得不错!”到他那儿,他说我:“话还是有点儿多,还是有点儿多啊,能少说就少说。”他老是这样。我觉得,他比我更理性。▲ 1993年10月,贵州省水城县花嘎乡新星村。生活困难,可学习愿望很高,布依族女孩失学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。▲ 1993年10月,云南省红河县虾哩村。为了能缴上每年仅60元的书杂费,只好上山打柴。▲ 1992年2月,甘肃省渭源县聂家山小学。一场暴雨摧毁了教室,孩子们眼睁睁地盼着能有一间屋子再让他们上课。▲ 1993年10月,贵州省水城县花嘎乡中心学校。这些孩子离家四五十里,他们寄宿学校,每天很早起来,自己做饭吃

  解海龙:不是。我总愿意去解放军那儿,下了学不走:“叔叔,让我看看您那枪。”就擦来擦去。后来领导一看:“你愿意当兵啊?那走吧,跟我走。”当兵时一检查身体就走了。当兵回来,大家挑工作。有人说工厂好,工人阶级领导一切。我就争取进了工厂。那些年,我很快乐,整天就是跳舞、唱歌、演节目、运动会。谁家结婚,我主持;谁家老头去世,我给他穿衣服…



相关推荐: